注冊個人賬號
注冊企業賬號
  • 您的性別:

    • 先生
    • 女士
    我已閱讀並同意 《世爵平台新聞客戶協議》

    使用第三方合作賬號登錄

    使用微信賬號登錄 使用QQ賬號登錄
  • 請上傳企業組織機構代碼副本

    請確認企業全稱與組織機構代碼一致,否則將注冊失敗

    我已閱讀並同意 《世爵平台新聞客戶協議》
登錄

企業登錄

個人登錄

下次自動登錄

使用第三方合作賬號登錄

使用微信賬號登錄 使用QQ賬號登錄
還沒有世爵平台賬號?馬上注冊
旅行

“結伴出行”受年輕人追捧 或成為未來旅行重要方式

在國慶出行大軍中,結伴出行的“遊俠”“驢友”不少。有的拚車出遊;有的“響應”微信群等社交平台上的倡議,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還有的不走尋常路,去高山密林探險,步丈天涯……
來源 解放日報
2018-10-08 10:37

在國慶出行大軍中,結伴出行的“遊俠”“驢友”不少。有的拚車出遊;有的“響應”微信群等社交平台上的倡議,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還有的不走尋常路,去高山密林探險,步丈天涯……


但上述這些“自助”出行方式,在給人帶來或自由隨意,或新鮮刺激的同時,亦隱藏著潛在風險:拚車出遊,出了事誰擔責?源於微信群的旅行,旅途中,“群主”或發起人能擔起這種種問題的責任麽?去探險,有沒有做好風險防範準備?

針對上述問題,解放日報社會調查中心聯合KuRunData中國在線調研,進行一項有關“結伴出行”的調查。調查采用在線方式,樣本總數1000份,其中,25歲以下20%,26-35歲 20%,36-45歲 20%,46-55歲20%,56歲以上20%。

調查結果顯示:84.6%的受訪者有結伴出行的經曆。其中,尤以25至45歲年齡段居多,他們中間,有結伴出行經曆者接近九成;而56歲以上年齡段有此經曆的受訪者占比相對較低,但也有75.5%的比例。

被搭車竟然是因為情麵難卻

結伴出行方式有多種,可以朋友間拚車,也可以參加微信群等社交平台上發起的自助旅行,抑或是純粹以探險為目的,你通常會選擇哪一種方式?在回答這一多選題時,有結伴出行經曆的846位受訪者中,有過“拚車”經曆的774位,占91.5%,占絕對優勢;309位受訪者表示參加過微信群裏發起的自助旅行,占36.5%;曾經有過 “探險”經曆的也有246位,占29.10%。

從數據看,拚車結伴出行是最常見的方式,但並不意味著所有人都心甘情願被“搭車”。雖然不太願意的隻占受訪者的15.4%,但說“No”亦有其理由,排在首位的是“如果旅途中萬一發生交通意外或其他意外,擔不起這個責任”,占35.1%;第二位是“出行畢竟牽涉到各種成本,不想因為‘錢’傷了朋友之間的‘感情’”,占27.3%;第三位是喜歡一個人的旅途,不希望被別人打擾,占20.1%;第四位是覺得與朋友的旅行喜好不一致,與其途中發生分歧,還不如開始就婉拒,選擇這一理由的占17.5%。即便是看似多數的願意被搭車的,其理由似乎也有些牽強,在給出的四個選項中,“朋友或同事都是熟人,不好意思拒絕”排在首位,占39.4%,看來情麵難卻是主因;其次是“旅途中多個人說話,減少寂寞,路上還能相互照應”,占 37.6%;“可以分攤出行成本”也有20.7%的選擇;“反正車上有空位,權當做好事”的選擇相對較少,僅占2.3%。

什麽狀況之下,您會搭別人的車?68.4%的受訪者表示,除非是非常熟悉的朋友,否則不會搭;22.4%的受訪者表示,最多短途搭一程,長途的話,路途遙遠,不可控因素會增多,於人於己都不太方便;另有9.2%的受訪者的態度簡單明了:出行之前簽署免責協議,減輕雙方的困擾。

擔心隔空交流夥伴會見光死

一段時間以來,通過微信等社交平台組織旅遊的模式似乎趨於火爆。在這種旅遊模式裏,個人或某個組織在微信群、朋友圈或其他社交平台發起旅遊項目,在約定時間內若湊夠一定人數,便可出行。這種出遊因為形式靈活多樣,吸引不少人參與。不過與朋友之間搭車出行相比,通過此方式出遊,成員之間未必都相互認識,其中一些人僅僅是在社交平台上有過“隔空交流”。

調查中,36.5%的受訪者表示參加過這種組團出行,另有63.5%的受訪者表示未參與過。從分組數據看,參與過微信群組團遊的,以26—35歲受訪者最多,占比高於平均數近10個百分點,達45%;而56歲以上受訪者相對較少,參與過的僅占30.5%。這與不同年齡層次對社交平台的依賴度或許有一定關聯。

對於微信群等社交平台上發起的自助組團結伴出行怎麽看?36.1%的受訪者認為“挺好的”,47.7%的受訪者表示“不好說”,另有16.2%的受訪者直接表示“不怎麽樣”。撇開“不好說”的中立者,點讚或持否定態度的理由都是什麽呢?

點讚者中,55.4%的人認為:盡管微信群群員之間未必人人相熟,但能夠在同一個群裏,一般來說總有些共同點,比如攝影、徒步、自駕,抑或是一枚吃貨……能和有共同喜好的人一起出去玩,想來是能夠聊到一起的;第二個理由是為了看不一樣的風景,雖然通過微信群等社交平台的“結伴出行”也是“組團”形式的一種,但與傳統旅行社組團不同的是,這種組團是個性化的,可以根據成員的喜好自己定製線路,所以比旅行社“走馬觀花”組團遊強得多,選擇這個理由者占23.7%;第三個理由是認為能夠免除“購物”困擾,一般不會有強製消費,買不買全憑自己做主,選擇此項的有16.5%;剩下的4.4%點讚者則表示“費用相對透明”。

有點讚的,也有持否定態度的。第一個理由,是“如果旅途中有突發狀況甚至發生意外,組織者能擔起責任嗎?”有此擔心者占比最高,達到40.5%;第二個理由是擔心不相識的夥伴會不會“見光死”,占 21.8%,持該觀點者認為“隔空交流”的相談甚歡並不意味著現實中能夠意氣相投,如果遇到太“個性”的伴就是給自己添堵;第三個理由是認為“組織者經常是一些俱樂部、車友會等,也有一定商業目的”,占 20.5%,這個現象的確存在,已經發現有組織者通過抬高平攤費用來稀釋甚至全免自己的出行成本,甚至為自己所在團體謀取一定利益;第四個理由是覺得“組織者缺乏經驗,線路設計也不盡合理,同時缺乏應變能力”,選擇此理由者達到17.2%。

參與戶外探險遊卻難以自救

無論是朋友間搭車出行,還是微信等社交平台上發起的結伴出行,都屬於自助遊範疇。其中,可能還存在一個相對特殊的群體。雖然他們的出行方式也可能是搭車自駕,抑或通過微信結伴,但出行目的卻與普通遊客不同,他們的目標隻有一個,就是探險,想去探索未知的領域,征服險峰峻嶺是他們的向往。

受訪者中,有29.1%的人表示參加過戶外探險遊,70.9%表示沒有參加過。值得關注的是,涉足過戶外探險者,尤以26—35歲群體為最,在該年齡段受訪者中,竟然有39%的人表示自己有過戶外探險的經曆。

對驢友自發組織戶外探險遊怎麽看?28%的受訪者表示 “佩服”;32.5%的受訪者表示 “不提倡”;39.5%的受訪者表示“不表態,保持中立”。

雖然從數字看,參加過戶外探險遊的受訪者占比不算太低,但多數人對驢友自發組織的戶外探險可能存在的風險還是有一定認知的。在給出的六個多選項中,受訪者認為可能存在問題的前三位,分別是“缺乏戶外探險、生存知識,當處於險境時缺乏自救能力”,占77.9%;“對困難估計不足,盲目出行”,占58.2%;“事先不報備,一旦發生意外,給救援增加難度,同時浪費公共資源”,占56.6%。此外,保險意識缺乏、就是尋求刺激甚至是在“玩命”、裝備不夠齊整和專業也占一定的比例。

自發組織戶外探險的確有風險。就在剛剛過去的9月下旬,四川甘孜警方對外通報:4名廣東籍遊客非法穿越稻城亞丁景區,其中一名54歲男性中途因高反死亡。雖然早在2016年,甘孜州稻城亞丁管理局就已對外正式發布公告,禁止一切單位或個人進入稻城亞丁開展非法穿越活動;但近年來,還是有部分戶外運動探險愛好者通過多種渠道,擅自組織非法穿越。在破壞保護區脆弱的高原生態環境和野生動物棲息地的同時,也接連發生了令人痛惜的關乎個人生命安全的事件。

結伴出行應做好功課降風險

人在旅途,安全是第一位的。旅行,尤其是自助旅行,無論采取哪種方式,都可能具有隱藏的風險,但這並不意味著從此便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世爵平台完全有可能在出行前準備得充分一點,盡量降低結伴出行的風險。

受訪者認為,事先做好功課,對行程中可能發生的事有充分預估,減少探險項目、科學規劃路線、主動購買適當的商業保險是降低結伴出行風險的三個重要事項;此外,成員間的相互信任、必要的物資準備、團隊成員間合理分工也是需要考慮的問題。

至於“結伴出行”這種自助旅行方式在未來是否會為更多人接受,9.9%的受訪者表示 “不會”,37.9%的受訪者認為“不好說”,而超過半數占52.2%的受訪者給出了肯定答案,認為隨著旅遊市場日漸成熟、軟硬件設施水平不斷提高,自助結伴出行或將成為未來旅行的重要方式之一。

責任編輯 | 周小瑞

新聞熱線 028-86980388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發 布

評 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