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個人賬號
注冊企業賬號
  • 您的性別:

    • 先生
    • 女士
    我已閱讀並同意 《世爵平台新聞客戶協議》

    使用第三方合作賬號登錄

    使用微信賬號登錄 使用QQ賬號登錄
  • 請上傳企業組織機構代碼副本

    請確認企業全稱與組織機構代碼一致,否則將注冊失敗

    我已閱讀並同意 《世爵平台新聞客戶協議》
登錄

企業登錄

個人登錄

下次自動登錄

使用第三方合作賬號登錄

使用微信賬號登錄 使用QQ賬號登錄
還沒有世爵平台賬號?馬上注冊

鄭婷 用法律關愛兒童,為祖國的花朵撐起一片藍天

來源
2017-11-29 13:35

編者按

“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發酵,已經整整幾天了。

如果為人父母,你有一個偶爾淘氣但萌氣十足的將要上幼兒園或者正在上幼兒園的孩子,可能這幾天你都不忍直視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

繼前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的“攜程幼兒園”虐童事件,惡魔的雙手再次伸向隻有兩三歲的幼童,舉國上下憤慨不已!

“打針注射”“喂藥”“裸身罰站”“公開猥褻”……光是看到這些刺眼的詞語就足夠讓世爵平台觸目驚心,陷入恐慌,不知道該怎麽做才能更好地保護這些小朋友。

難怪有人說相對於繁瑣而冗長的司法程序,“拳頭”或許來得更為直接一些!

是啊,虐童案件頻發在提醒世爵平台:法律的“牙齒”需要更鋒利一些?隻有用法律關愛兒童,才能為祖國的花朵撐起一片藍天!

事件梳理

11月23日,《新京報》和澎湃新聞網等多家媒體報道,據多名家長反映和幼兒描述,北京紅黃藍新天地分園幼兒園的“國際小二班”以及“小小班”有8名孩子疑似被老師紮針,家長還提供了孩子身上多個針眼的照片。該園孩子還發生被喂食白色不明藥片、褐色藥漿以及“脫光衣服罰站”“關小黑屋”的情況。

孩子身上的針眼(圖片來源於受害兒童家長)

在被曝光的紅黃藍幼兒園虐童行為裏,據家長說,更有紅黃藍老師和園長協助不明身份男性猥褻幼童,幼兒園4名女童下體紅腫,1名女孩被猥褻至昏迷。

一位媽媽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的一段話,讓人聽後頭皮都發麻。

微博截圖(圖片來源於@第一財經日報)

據了解,紅黃藍虐待小朋友絕對不是第一次:

2015年11月,吉林省四平市紅黃藍幼兒園發生虐童醜聞,4名教師多次用紮刺、恐嚇等手段虐待被監護幼兒;

今年4月,北京紅黃藍大紅門幼兒園就曾被曝光老師踢打兒童。

俗話說:“痛在孩身,疼在娘心。”孩子往往被父母看作“心頭肉”,年齡越小,父母越舍不得對其大聲嗬責,打罵就更不行。

孩子們在長輩眼中,他們是眼睛大而有神的萌娃,有著牛奶般的肌膚,滿臉的膠原蛋白。爺爺奶奶常把孫兒孫女捧在手心,愛他們勝於愛自己。

該事件激起了多數明星大V及普通網民的“共情效應”,尤其是已為人母或人父的人們,他們通過微博知乎等多渠道表達對該事件的憤怒,呼籲不能讓這些天真無邪的孩子無辜地遭受“辣手摧花”。

知名女演員@劉濤tamia在微博上轉發相關視頻並說道:“不要用滿腔的憤怒和眼淚結束,要凝視真實直到最後!”

微博截圖(圖片來源於@劉濤tamia)

11月24日上午8時左右,紅黃藍教育機構發表聲明,指出幼兒園已配合警方提供了相關監控資料及設備,涉事老師暫停職,配合公安部門調查,後續也將及時與相關各方保持溝通,等待政府部門的調查取證結論。同時,幼兒園成立了專項小組,對園所進行全方位自查。

紅黃藍教育機構發布聲明(圖片來源於@紅黃蘭教育機構)

11月25日,北京警方發布消息稱,涉事幼兒園教師劉某某(女,22歲,河北省人)因涉嫌虐待被看護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公安機關正在進一步工作中。

隨後,警方再次通報此次事件中有人造謠傳謠。朝陽警方在調查過程中發現,有人利用網絡編造、傳播虛假信息,造成惡劣社會影響。

11月23日,警方經工作將行為人劉某(女,31歲,北京人)抓獲。該人對自己編造“老虎團”人員集體猥褻幼兒虛假信息,後通過微信群傳播的違法事實供認不諱,並對造成的不良影響深表悔恨。目前,劉某因虛構事實擾亂公共秩序,已被公安機關依法行政拘留。

情況通報(圖片來源於@平安朝陽)

情況通報(圖片來源於@平安朝陽)

對“虐童”行為定罪判刑有法可依

雖然在我國1979年全麵修訂實施至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裏沒有“虐童罪”的條款,但2015年8月29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在通過的《刑法修正案(九)》中早已補充規定:“對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殘疾人等負有監護、看護職責的人虐待被監護、看護的人,情節惡劣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也就是說,早在兩年前,國家最高立法機關已將過去構成“虐待罪”的犯罪主體由僅僅是“家庭成員”擴展為“負有監護、看護職責的人”,從而將老師、保姆、學校、托兒所等負有監護未成年人職責的人和單位納入了犯罪主體。與此同時,最高人民法院立即發布司法解釋將此條犯罪規定為“虐待被看護人罪”。

據法律界權威人士介紹,如果部分家長指控的性虐情形屬實,那麽相關人員還涉嫌構成強奸罪或強製猥褻兒童罪,必將受到更加嚴厲的刑罰處罰。

但嚴峻的司法現狀是,該類案件在訴訟過程中麵臨著兩大問題:一是“入罪”的門檻較高,司法實踐中對“情節惡劣”的標準往往難以把控;二是追究刑事責任的法定刑較輕,僅僅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實踐證明,懲罰力度不夠,無法以儆效尤。

小編了解到,較為典型的,就是去年“河北一幼兒園老師針紮四名幼兒獲刑9個月”案。

2016年11月下旬,石家莊某幼兒園的一名生活老師宋某因為孩子們吵鬧,惹她心煩,於是拿牆上的大頭針紮了4名幼兒園孩子。同年12月,該老師被警方抓獲。

4月27日,石家莊市長安區人民法院認定宋某的行為屬“情節惡劣”,以犯虐待被看護人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禁止從事看護工作三年。――如此法律的大棒“高高舉起”又“輕輕放下”的“依法判決”,體現了“罰當其罪”嗎?

(圖片來源於網絡)

由此,小編認為,要把該類事件關進法律製度的牢籠,最好還要規定單獨的“虐童罪”,對“虐童”的法律追究範圍不僅要停留在身體傷害上,還要考慮到受害兒童的精神傷害層麵。對於施加給孩子的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上的傷害,國家法律絕對應當“零容忍”。

美國法律或可借鑒

比較而言,美國法律在防止虐童這一塊兒行動較早,距今已有近百年的曆史。

美國第一例虐童案件曝光於1874年,遭繼母虐待近8年的幼童瑪麗終於受到了保護,當年紐約就成立了美國第一個防止虐童協會。截至1900年,全美就成立了161個同類民間組織。

瑪麗(圖片來源於facesofchildabuse.org) 

據了解,美國法律把18歲以下的未成年人都看作兒童。美國疾病控製和保護中心把“虐待兒童”分為四種類型:身體虐待、性虐待、心理感情虐待以及忽視孩子。

美國通過一係列法律和政策的組合牌,盡可能地將兒童利益置於高強度的監視之下。

1963年,美國政府兒童局製定了舉報法範例;

1974年,美國國會通過了《兒童虐待預防和處理法案》,對虐待明確定義為:父母或看護人近期的作為或不作為,導致兒童死亡、受到嚴重的身體或情感傷害、遭到性虐待或性剝削,及其它可能造成嚴重傷害的作為或不作為;

1984年,美國國會又通過了《兒童保護法案》,要求各州製定法律,對虐待、忽視或遺棄兒童情況必須舉報,以便於兒童保護部門能夠及時對處境危險的兒童提供救濟。

此外,有關兒童照顧方麵的聯邦政策與法令,有《家庭保護法案》《兒童營養修正案》《兒童安全保護法案》《兒童健康法案》等;

為防止虐待未成年人,美國還頒布了《家庭暴力保護法案》《兒童虐待受害者權利法案》等,旨在防止未成年人遭受性侵犯的《兒童性暴力及色情法案》《兒童保護及猥褻執行法案》等。

據悉,隨著時間的推移,與兒童有密切接觸的專業人員也被列入了法律的監管範圍,如幼教、中小學老師、警察、保姆、一些照顧孩子的特殊社會服務機構人員等――這些人員如果沒有盡到舉報義務,就有可能受到包括罰款、監禁甚至承擔民事責任等處罰。

法律的“牙齒”得再咬緊 

小編認為,我國虐童案屢次發生的一個重要原因,在於我國雖然有保護兒童權利的法律法規,但對於虐童行為還沒有係統的法律體係,缺乏專門的法律法規。

因此,小編建議,我國可以借鑒美國的經驗,盡快完善我國懲治虐待兒童的法律保護製度:

一、增強兒童的自我保護意識。家長和教育機構要幫助孩子了解什麽是虐待,傳媒行業可以拍攝或製作培育孩子自我保護意識的宣傳短片。同時,家長還應重視與孩子的日常溝通,了解他們一天的學習和生活,以便及時地發現問題,解決問題。

二、提高行業準入門檻。國家要加強對相關機構和人員資質的認證,可實行幼兒園許可準入製度,給幼兒園教師設立專門的資格製度,通過考核才可成為老師,從製度考核中要求教師“德、智、體、美”。對無證開辦幼兒園,將予以依法嚴懲。

三、提高對幼兒教育的重視程度。兒童健康成長,國家才能茁壯發展,相關部門要引導幼托市場健康發展,激活各項因素活力,全麵提高幼托機構經營水準。還可以設立報告製度,廣泛動員加強監管。

必須看到,紅黃藍兒童身上觸目驚心的傷痕,換來了公眾極大的注意力,而要真正解決虐童事件,切實關愛小朋友,法律的“牙齒”須得再緊一點,這樣祖國大地才會開遍紅橙黃綠青藍紫等各色之花!

(立法網新媒體中心 鄭婷/文)

責任編輯 |

新聞熱線 028-86980388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發 布

評 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