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個人賬號
注冊企業賬號
  • 您的性別:

    • 先生
    • 女士
    我已閱讀並同意 《世爵平台新聞客戶協議》

    使用第三方合作賬號登錄

    使用微信賬號登錄 使用QQ賬號登錄
  • 請上傳企業組織機構代碼副本

    請確認企業全稱與組織機構代碼一致,否則將注冊失敗

    我已閱讀並同意 《世爵平台新聞客戶協議》
登錄

企業登錄

個人登錄

下次自動登錄

使用第三方合作賬號登錄

使用微信賬號登錄 使用QQ賬號登錄
還沒有世爵平台賬號?馬上注冊
水冶鎮黑勢力

中原第一鎮派出所遭“包圍” 受害者連夜翻牆逃離險境

這幾年以來,涉黑勢力依舊在中原第一鎮水冶鎮猖獗著,讓當地一些老百姓們生活得很沒有安全感。
來源 世爵平台新聞
2017-01-05 18:15

連續多年奪得河南省百強鄉鎮桂冠的水冶鎮,素有“銀水冶”之美稱的中原第一鎮,一直以來都在給安陽市帶來耀眼的榮光。


或許是這座鎮子的名片太過於光鮮了,以致於這裏猖獗的涉黑勢力一度不被外界所知曉。大約在五年以前,安陽市安陽縣司法機關已進行過一次頗具規模的“掃黑行動”, 有黑社會性質組織以水冶鎮為依托,幹著各種入戶打砸、非法拘禁等勾當,有11人被推上了被告席,但客觀來說,安陽縣司法機關並沒有在那次“掃黑行動”中動用雷霆之力,大多數被告人隻被判處了一年有期徒刑。

世爵平台新聞 | 沈筱然 | 發自河南安陽

也正是因為這樣,那次行動並沒有根治水冶鎮的涉黑亂象,充其量隻起到了一個治標不治本的作用,由此產生的一個結果是,這幾年以來,涉黑勢力依舊在中原第一鎮水冶鎮猖獗著,讓當地一些老百姓們生活得很沒有安全感。


前來鬧事的外地人


小股東欠交83萬噸水費

大多數時候,受到欺淩的老百姓們即便是自己家裏麵遭遇到了打砸,即便是土地與財富遭到惡意搶奪,即便是走在大路上就被打得鮮血淋漓,他們也隻能選擇忍氣吞聲,原因很簡單,在安陽警方沒有徹底解決掉水冶鎮的涉黑問題時,所有的反抗都隻能是自討苦吃。

相比於眾多敢怒不敢言的普通老百姓,從水冶鎮司法所退休下來的楊獻鈞是個例外,就在幾個月以前,他被幾個陌生男子打得全身是血,從此以後他便走上了與水冶鎮相關勢力作鬥爭的道路。

這幾個月以來,在楊獻鈞身邊,總是有幾位身形矯健的保安在保護著他,雖然楊獻鈞身上的疤痕還沒有消退,但他還是決定要與水冶鎮這獨霸一方的勢力抗爭到底。

楊獻鈞曾是水冶鎮司法所所長,由於他精通法律且頭腦聰明,在1995年以後,他就被安陽縣水冶供水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水冶供水公司”)聘用為法律顧問,後還被當選為公司的工會主席。

水冶供水公司成立於1992年,最初為集體所有製企業,進入新世紀以來,公司一度虧損嚴重,多的時候每年虧損達數十萬元,於是到了2006年,根據國家相關政策,水冶供水公司正式進行改製,改製後的水冶供水公司注冊資本為418萬元,其中大股東楊保和占股60%,李學出資80萬元,占股19%。相關財務數據顯示,李學後來又從公司拿走了48萬元,所以他實際上並沒有占那麽多股份。

用水就得交水費,與自己是不是股東沒有關係,楊保和作為水冶供水公司的董事長,也從來不欠公司一分錢水費,但是李學作為公司的小股東,卻隻是在公司成立最初的一年裏象征性地交了一些水費,從此以後,他就再也未繳納過任何水費。

由於畏懼李學在當地的勢力,水冶供水公司的前幾任總經理也隻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是自從楊獻鈞著手公司一些具體事務以後,他發覺公司竟然一度在虧損,他反複思考原因,終於發現了一個重要經營漏洞,那就是水費的收繳率隻有65%左右,因為水費是由政府定價的,隻有微薄的利潤,要想掙錢就得走量。一旦水費收不上來,公司自然就會陷入虧損的境地。

在這種情況下,楊獻鈞決定進行一次大規模的核查,終於發現了核心問題的所在,那就是李學有6處用水點長期經營,需要大量用水,這些年來,根據能夠從水表上核查的情況顯示,李學累計欠公司83萬噸水費未繳納。

這還隻是水表上顯示的數據,還有一部分是未顯示的,李學開了好幾個加油站,為了吸引人來加油,加油站提供免費洗車服務,所以需要大量用水,在一處加油站,李學甚至將水表埋在地下,這樣供水公司就無從查看具體數據。

水冶供水公司董事長楊保和算了一下,這麽多年來,李學估計欠下了公司600多萬元水費。

 

楊獻鈞被釘板打後的傷痕


清算組長被打得鮮血淋漓

為了徹底扭轉水冶供水公司的虧損局麵,楊獻鈞下定決心要對拖欠水費的行為進行整治,2016年9月18日,水冶供水公司組織股東與全體管理層開會,決定成立一個清算小組,並向李學催討所欠水費,由楊獻鈞出任該清算小組的組長。

9月22日,清算小組召開了第二次工作會議,李學列席參加,由於該會議討論的話題觸動了李學的利益。

李學當場便指著楊獻鈞大罵並威脅他:“今天在這兒我不理你,出了這個門我再收拾你”。楊獻鈞則反擊稱:“我以前沒有得罪過任何人,以後我在安陽出了事就是你李學幹的”。

楊獻鈞當時就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他清楚地知道李學在水冶鎮勢力很大,已經到了無人敢惹的地步,當天他很明顯已經惹怒了李學,很快,殘酷的後果就降臨到楊獻鈞身上了。

就在10月7日中午1點30分左右,楊獻鈞和公司的保安郭某一起去水冶鎮南方洗浴城洗澡,在洗浴期間,楊獻鈞碰到了李學的兒子李景峰,楊獻鈞感到情況有些不妙,便趕緊叫上保安郭某驅車離開洗浴城,並返回公司,大約在中午2點30分左右,當載著楊獻鈞的汽車行駛至水冶天潤花園大門西側50米處時,突然遭到一輛黑色皮卡車的攔截。

在楊獻鈞與保安還沒有反應過來時,黑色皮卡車上就下來了好幾個身份不明的男子,他們中的兩人揪住了保安郭某,並用釘著鋼釘的木板卡著郭某的頭部,不讓其動彈。

而其他人則把楊獻鈞從車裏麵拉出來,並奪走了他的手機,然後合力將楊獻鈞按倒在地上,這些人先是用腳不斷地踩踏楊獻鈞的頭部,然後又用釘著鋼釘的木板朝楊獻鈞的身上猛打去,在打完以後,有人喊道“快走”,然後其他人也緊跟而上,立馬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這些人離開後,驚魂未定的保安郭某走過來,將楊獻鈞攙扶到車裏麵,然後很快驅車離開現場,返回到公司,緊接著馬上打電話向公安機關報案,安陽縣公安局水冶中心派出所在接到報警後,趕赴水冶供水公司了解了相關情況,並做了相關筆錄,然後,楊獻鈞暫時留在公司休息。

到了10月8日淩晨2點的時候,楊獻鈞感到身體嚴重不適,心跳驟增並伴有高燒,於是,公司保安趕緊將其送往安陽縣第三人民醫院進行救治。經過醫院檢查,楊獻鈞身上一共有360多個釘眼。經過司法鑒定,楊獻鈞構成輕傷二級。

半夜裏來扔石頭挑釁的陌生人


連夜翻牆逃離派出所

在遭遇到這番報複以後,楊獻鈞並沒有被嚇倒,事實上,他甚至早就已經對現在的這種結果做好了心理準備,按照楊獻鈞的話說就是“李學欺負了一輩子人,今天碰到我算是碰到硬骨頭了,我不是個怕死的人。”

的確,曾“領教”過李學厲害的水冶鎮老百姓大有人在, 據受害人宋廣明反映,在1994年10月19日下午,他在地攤上吃飯時,一個騎自行車的人撞到了他的腿部,他便說了一句:你不能慢點。然後騎車者當場就揚言要給宋廣明點顏色看看,而騎自行車的人正是李學的侄子。

不久後,李學就領著十幾個人手持紅纓槍闖進宋廣明的門市,不僅打砸了門市,還將宋廣明刺傷了,李學又揪著宋廣明的頭發,讓他跪在地上,遭遇到一頓暴打後,宋廣明渾身上下都是傷,爬到了大街上,然後宋廣明被家人送往醫院。此事發生後,宋廣明向公安機關報了案,但由於李學勢力很大,當地公安機關也未予理睬,於是,這個案子過去二十多年了,一直沒有結論。

不僅僅宋廣明的案子未得到了結,此後,又發生了多起與李學相關的案件,如1999年12月6日早晨7點左右,李學無緣無故帶領七、八個打手手持棍棒、砍刀闖進張洪亮家中,砍傷其頭部,其腿部膝關節骨折、麵部多處受傷。

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這十幾年以來,隨著各種打砸行為所造成的負麵影響的積累,李學也慢慢地成為了鄉鄰們眼中極為害怕的角色。不僅僅是鄉鄰們害怕,連當地派出所也對其畏懼。

就在2017年1月1日,楊保和與楊獻鈞又在水冶中心派出所裏麵遭遇到了李學與其家人的多次毆打,而派出所的幹警們竟然也無力阻止這一切,大約在1月2日淩晨5時許,楊獻鈞與楊保和為了防止天亮以後再次被李學家的人毆打,二人趁夜從水冶中心派出所翻牆逃走。

值得強調的是,離楊獻鈞在2016年10月7日被打得鮮血淋漓的那次,隻過去了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而這一次,楊獻鈞依舊被打得很嚴重,他想到醫院去就醫,但是他發現周邊的各個醫院都有人把守著,為了防止出現意外,楊獻鈞甚至不敢去就醫。

楊獻鈞目前麵臨的狀況是,他即便是在派出所這樣的地方也不能找到安全感,在水冶鎮,已經沒有他的容身之地了。他想不通的是,水冶鎮這個讓安陽官方引以為豪的中原第一鎮,涉黑勢力竟然到了如此猖獗的程度。

責任編輯 | 陳京成

新聞熱線 028-86980388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發 布

評 論

  • 楊妞!

    造謠!根本沒有根據

    2017-01-05 23:11:21

    4 0

    發布

  • 楊妞!

    大家不要信!沒有根據

    2017-01-05 23:48:49

    1 0

    發布

  • 楊妞!

    視頻中男子幕後黑手廠長楊保和,楊保和家倆兒子均在北京購置豪宅!

    2017-01-05 23:55:48

    1 0

    發布

  • irislee-楊仔

    視頻中人為楊獻鈞,滿嘴仁義道德,其不孝之名在當地聲名遠播,其老母逢人便哭訴其不孝行徑。並且視頻中所述內容與事實嚴重不符,他並非2000年就進入供水公司,二是近幾年才入公司。這些事實人人皆知。其中所述欠水費事宜,政府相關機構已經全麵調查出具了報告,並給了供水公司,然而楊獻鈞在視頻卻並未提及,因為真實的調查報告與其所說完全相悖。楊獻鈞的背後是楊保和,其任供水公司總經理,代員工持股,為名義上最大股東,其妻肖愛雲為第二大股東(並曾任供水公司多年會計),但事實上二人未出一分一厘。但是二人生活一應開支皆從公司支取。二

    2017-01-06 02:04:45

    5 0

    發布

  • irislee-楊仔

    二人的兩位公子皆是北京戶口,在北京住豪宅開豪車,這些費用從何而來當地人心知肚明。政府每年給供水公司幾十萬的補助從不上賬,楊保和因非法改製被帶走後又經其親屬的運作被放回時縣紀檢退給公司的幾百萬錢款也全都不知去向。如果大家能看到這條,證明世爵平台還有基本的言論自由,如果沒有,那自不必說誰是惡勢力,誰又是惡勢力的幫凶。

    2017-01-06 02:07:56

    1 0

    發布

  • irislee-楊仔

    視頻中人惡意捏造事實詆毀他人,貴媒記者撰文添油加醋,罔顧事實,不加考據。律師?你知道他連司考嗎?究竟是為何助其散播不實言論,並掛上推薦上頭條?這就是貴媒身為新聞人的修養與水平?在今日頭條上該新聞的瀏覽量已逾萬,構成了司法解釋規定的情節嚴重,再加上捏造的事實和貴媒的惡意傳播,入罪無疑。請靜候律師函!

    2017-01-06 02:15:05

    1 0

    發布

  • 謝文陽

    圖太渣,沒有說服力!

    2017-01-06 04:29:09

    1 0

    發布

  • 楊妞!

    楊獻鈞自稱硬骨頭,不怕死!不怕死還找什麽保鏢呀?!硬骨頭不害怕,不害怕你為什麽從中心派出所翻牆跑走啊~李學還是真的是黑暗勢力,還能打了你那麽多次你還能有機會坐在這說話?!可笑!

    2017-01-07 14:18:31

    2 0

    發布

  • irislee-楊仔

    當事人已經發律師函給貴媒,也將會提起正式法律程序,下一步是傳票,謝謝!

    2017-01-08 11:45:22

    1 0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