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個人賬號
注冊企業賬號
  • 您的性別:

    • 先生
    • 女士
    我已閱讀並同意 《世爵平台新聞客戶協議》

    使用第三方合作賬號登錄

    使用微信賬號登錄 使用QQ賬號登錄
  • 請上傳企業組織機構代碼副本

    請確認企業全稱與組織機構代碼一致,否則將注冊失敗

    我已閱讀並同意 《世爵平台新聞客戶協議》
登錄

企業登錄

個人登錄

下次自動登錄

使用第三方合作賬號登錄

使用微信賬號登錄 使用QQ賬號登錄
還沒有世爵平台賬號?馬上注冊
醫療APP 號販子

移動醫療APP“加號”背後 打擦邊球或變成號販子2.0

部分移動醫療平台以提供免費“加號”為噱頭,卻收取幾百元的所謂平台服務費。這些費用包括服務內容為預約專家服務、診前電話溫馨提醒、院內診線指導、診後回訪、健康谘詢和信息管理費用。
來源 每日經濟新聞
2016-03-04 11:26
天價號源事件還在持續發酵。作為西南地區最大的公立醫院,3月3日,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在其官網上公告,為構建公平有序就醫秩序、打擊號販子,醫院決定進一步完善號源管理,包括取消醫生個人手工加號和現場加號等,並於3月7日正式實施。

其實,早在17年前,我國就開展過各類針對醫院號販子的嚴打活動。近年來興起的移動醫療APP曾經被認為是打擊號販子的利器,某些平台卻搖身一變,成了號販子的新變種。

今日刊發的一線報告——一“號”之傷,將再次將目光對準“新型”號販子,並探究醫療資源不均衡的破解之道。

近期,北京市衛生計生委下發《關於開展對醫務人員通過商業公司預約掛號加號謀取不正當利益的清理工作的通知》,明令嚴禁醫生與商業公司合作掛號加號,限2016年3月25日前,所有此類行為的醫務人員,應當自行解除與商業公司的合作。自清理工作之日起,凡再有此類行為,各級紀檢監察部門應會同醫務管理、人事管理等部門立案查處,依規依紀嚴肅處理,對涉嫌違法犯罪的,按照規定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這一紙通知的背後,頗具戲劇性。有業界人士給出了這樣的疑問:曾經被視為治理號販子利器的部分移動醫療APP,也許變成了另一種形式的“號販子”。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發現,部分移動醫療平台以提供免費“加號”為噱頭,卻收取幾百元的所謂平台服務費。這些費用包括服務內容為預約專家服務、診前電話溫馨提醒、院內診線指導、診後回訪、健康谘詢和信息管理費用。

當調查更加深入之後,某些平台甚至涉嫌醫生資料不實的現象也浮出了水麵。

醫生不知自己上平台

近來,由於央視的報道,移動醫療APP“一呼醫生”站在了風口浪尖。報道顯示了號販子用“一呼醫生”平台掛到專家號,再進一步倒賣的情況。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下載“一呼醫生”APP發現,其“加號”為免費,但有平台服務費。當記者問及服務費收取標準,以及是否合理時,“一呼醫生”市場部相關負責人沒有正麵回答提問。他稱:“優質資源的合理分配,需要多方共同努力,進而促進優質醫療資源的增量供給。”

而對於記者所提問的平台服務費是否與醫生利潤分成,又按何種比例劃分時,該平台負責人的回複是在促進多點執業、多模式執業。

據顯示,該平台“加號”功能囊括了北京70餘家醫院(部分醫院下並無醫生)。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記者將APP中一名醫生的加號信息交與他本人查看時,該醫生表示以前根本不知道這個APP,平台上的姓名、照片等信息顯示的是自己,但是職稱以及出診時間均和實際不符。截至記者發稿前,該錯誤信息仍沒有更正。

平台收費本質是倒號

無獨有偶,近期,一款名叫“傳太醫”的軟件也被媒體曝光。在沒有剩餘號源的情況下,患者仍可以通過“傳太醫”順利拿到加號去就診,但需付數百元不等的費用。

對此,多位醫藥界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這種加號收取平台服務費等費用的合理性值得商榷。

一位不願具名的北京三甲醫院主任醫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他看來,平台收取服務費,本質就是倒號。

而部分移動醫療行業人士也認為,將加號商業化的行為值得商榷。好大夫在線CEO王航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公立醫院的門診收費低廉是具有公益性的,所以世爵平台不能夠用簡單的商業邏輯來考慮醫療問題。”

一位移動醫療企業的戰略分析師亦對記者表示,掛號不該盈利,大多數有掛號業務的移動醫療公司,一開始隻是把它當做流量的入口。

e陪診、早醫掛號創始人嶽建雄表示,加號的確能解決部分問題,但它沒有改變就醫服務品質,也沒有改變資源分配結構,而是販賣稀缺資源,增加就醫成本。

門診時間難嚴格界定

盡管目前尚未出台對移動醫療的相關監管政策,但近期北京市衛生計生委主任方來英的一些表態,也可窺探出政府的態度。

方來英說:“醫生通過勞動,業餘時間、非門診時間進行多點執業,隻要國家允許,世爵平台不反對。但在公立醫院的出診單元裏,一個醫生以這樣一種形式給患者加號,那裏麵是肯定有問題的。”

“一呼醫生”平台預約加號需知中顯示,該服務提供的預約加號不屬正常門診掛號,是專家犧牲休息時間延長門診。當記者進一步詢問病人如何加號就診,該平台市場部負責人僅稱平台幫助患者進行預約、診後谘詢和其他健康谘詢。對於在醫院具體何時就診,並沒有回應。

張強醫生集團創始人張強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醫生的加號診療時間是屬於單位還是自己很難界定。

對此,一位移動醫療從業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專家犧牲休息時間延長門診有打擦邊球的意思,這是一個灰色的地帶。

移動醫療路在何方?

近期,北京市衛生計生委下發通知,明令嚴禁醫生與商業公司合作掛號加號,3月25日前,所有此類行為的醫務人員,應當自行解除與商業公司的合作。

在王航看來,利用門診時間加號收費應該被取消,移動醫療企業以此作為商業點必須轉型。

王航表示,“好大夫”在線上所謂的免費“加號”服務,其實就是網上分診轉診,這也將是禁止加號後“好大夫”發展的一個機會。“世爵平台已經在積極的和相關部門協商,可以將運營團隊、信息係統,過去分診轉診的經驗分享出來。”王航表示。

“在此基礎上,世爵平台把已經搞清楚的轉診條件、轉診原則都可以貢獻出來,這可以幫助轉診係統的建設,運營轉診係統,積極參與整個醫改過程。”王航說。

嶽建雄認為,未來的“加號”應該是醫生利用自己的閑瑕時間到其他醫院或診所出診收取的費用,有標準定價,可高可低,這才是增加供給。“讓醫生走出體製,醫療改革才能成功,移動醫療才有機會。”(周程程)

責任編輯 | 苗苗

新聞熱線 028-86980388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發 布

評 論